高考已过

找文

现在还要老谭和关关妈的文吗?有哪位朋友麻烦给介绍一下!谢谢!

穿梭千年.52

三天过去了,林小姐把小说看完了。谭宗明在她身边坐下,问道:“怎么样,想起自己是谁了吗?”林小姐不说话。谭宗明又说:“不用论前世,今世你也可以算是我的半个姐姐!”林小姐说道:“我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!”谭宗明冷冷地看着她,继续说道:“可是你是我大伯母的女儿。听大伯母说,当年,你当年还不到二十岁,就跟人跑了。我还以为你是跟了扬帆!更可笑的是你居然会让自己的女儿去相亲!”林小姐急了,“你想怎么样?你身边有一个那么优秀的安迪!”谭宗明拍拍她的肩膀,道:“我不着急,等你考虑好了,随时可以和我联系!林镜!”


穿梭千年.51

老管家把关关母亲带到了谭宗明的别墅里,带到谭宗明面前,“谭总,林小姐请来了。”谭宗明把老管家打发下去,偌大的客厅只留下他和关雎尔妈妈两人,“你去休息吧!我想单独和林小姐谈谈!”“是!”老管家离开了。

“姐姐可记得我吗?”老管家离开后,谭宗明以一个故人的语气问关关妈妈。关关妈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“谭总说话太过深奥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“姐姐不记得我了,不要紧!只要我记得姐姐就行。”谭宗明把桌面上的一套书推到她面前,“你把这几本书看完了或许就想起我是谁了。”关关妈看着封面上的书名,“《谍战上海滩》!可是我不太喜欢看这张题材地小说!”又把书推回谭宗明面前。“我想它对你有帮助,你应该把它看完!重点是了解里面的女一号。你不看小说,看电视剧也行。”关关妈没有时间跟他耗,她还要抓女儿去相亲呢,“对不起,我没时间!我还要带关关去相亲呢。”谭宗明抓着她,不让她起身,对老管家说道,“老张!去收拾一间客房,林小姐要留下住几天。”

“谭宗明,你想干什么?”关关妈恼羞成怒。谭宗明道:“我问你,你女儿才多大,你不会想让她把大好前程浪费在相亲或交男朋友上吧!你送她来大都市就是为了让她相亲吗?你生怕你女儿没人要吗?她才二十二,阅历尚浅。不知道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她朋友的事 。你不会想你女儿也重蹈她的覆辙吧!你想过她的感受吗?她愿不愿意?你想让她嫁个好人家,问题是你女儿她够优秀吗?学历中等偏上,好人家为什么会看上她?”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“你女儿是个可造之材!我不想让浪费了,我打算送她出国深造,将来到我晟煊集团工作!”

谭宗明稳定林小姐以后,又开车去了安迪家。安迪:“老谭,怎么样?搞定没有?”关关:“谭总,我妈怎么了?她不会来抓我吧!”“放心,她不会了。”谭宗明进屋坐下,说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和你妈妈说你是个可造之材,我打算送你出国深造四年,再来我晟煊上班。安迪,以后我这个外甥女就叫给你来带了。”安迪懂他的意思。关关不懂,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舅舅了。“谭总,这是为什么?”谭宗明以一个长辈的立场来看关关,“小关,别叫谭总,叫我谭叔叔!有些事你不需要太明白!”关关没想那么多,只要不用相亲,不用被妈妈炮轰就谢天谢地了。“安迪姐,谢谢你!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安迪说:“你应该谢谢你谭叔叔!”关关还不习惯喊人家叔叔,“谢谢谭总!”

“我想好了,就送你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吧!你安迪姐就是那里的高材生。正好,我有一个表侄也在那里。”
关关抬头看看安迪,又看看谭宗明,小声地问道:“安迪姐,我什么时候可以改口喊你舅妈?”安迪:“小孩子,瞎说什么呢?”谭宗明:“我和安迪可是救了你一命啊!你还调侃我们了!”杨戬甩了关关一记眼刀,说:“你要是再不闭嘴,就滚去你舅舅家吧!”关关向安迪撒娇,“安迪姐,你弟弟要赶我走!不行!我不能去谭家,我妈在那呢!”
谭宗明说:“现在你妈没有心思抓你去相亲了!”关关好奇地问道:“为什么?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谭宗明答道:“也没怎么样,我只是给她看一部小说而已!等她看完后也许就会想起自己是谁了!”关关又好奇地问:“安迪姐那么优秀的人,你什么时候抓紧啊?”谭宗明指天发誓,说:“你还是别多想了,除非黄埔水干,明珠塔倒,否则她永远也做不了你舅妈!”杨戬再补充说道:“关小姐,你挺好了!就是黄埔水干,明珠塔倒,西渡桥塌,我姐也绝不会成为你舅妈!”

穿梭千年.50

安迪把关关带到自己的家里:“你就暂时先住我家吧!”关关担心自家老妈会上门来逮人,“那我妈会不会找来阿?”安迪两手一摊,说道:“我想应该不会吧!我相信老谭会有办法搞定你妈妈的!我和老谭兵分两路,他去搞定你妈妈,我呢负责保护你!避免你被她抓去相亲!”关关兴奋地张开双手就向安迪扑去,“安迪姐,我爱死你了!”安迪本能地侧身躲开她,不让她碰 。杨戬看着因扑怀差点被摔倒的关关说,“姑娘,我姐和我一样不太喜欢和他人身体接触。”关关见了一座会移动会说话的冰山,对安迪说:“安迪姐,他就是你的那个弟弟啊!你弟弟真好看,比赵医生比谭总还帅!太帅了!”杨戬面无表情地说:“姑娘你过奖了。”安迪准备亲自下厨招待好姐妹,“说吧!你今天想吃什么?”关关很随意地回答,“你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?”安迪:“好!在开饭以前,麻烦你在客厅先陪我三妹玩,我和二郎去给你做!”杨戬去冰箱里拿大闸蟹和龙虾还有鲤鱼,说:“姐姐,咱们今天就吃海鲜吧!”“好!今儿个咱家就来个全海鲜宴!”安迪系上围裙,过去和杨戬一起洗虾子和大闸蟹。

“安迪姐,要我帮忙吗?需要我做什么?”关雎尔冲着厨房里的安迪大声问道。厨房里传来安迪的声音,“你呀只管陪三妹就行了。”关关继续陪杨婵,给她剥巧克力,“小朋友,吃吧!”杨婵美美的吃关关给她剥的巧克力,“谢谢关姐姐!”关关调皮地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说:“小妹妹你真乖!你比樊姐家的雷雷听话多了。小朋友,姐姐问你,你见过你姐姐的老板谭宗明吗?”杨婵回答:“见过!”“你告诉姐姐,是你哥哥好看还是老谭好看?”杨婵肯定地回答:“当然是我二哥好看!我二哥最好看了!”
厨房,安迪对杨戬说:“二郎,你妹妹夸你好看呢!”杨戬非常自恋,说:“三妹说的是实话!”
客厅外面,关关又问杨婵,“小妹妹,那我和你姐姐比谁更漂亮啊?”杨婵表现出一副非常崇拜安迪的样子,说:“我姐姐漂亮,我姐姐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。”
厨房,杨戬说:“姐姐,三妹也夸你呢!她说你最好看!三妹说你我最好看,你认为呢?在你心里,我和谭宗明比,谁最帅?”“不告诉你!”

穿梭千年.49

安迪正准备和杨戬一起回家,却接到了老谭的电话。“二郎,老板请我吃饭!你先回去吧,别忘了接三妹!”杨戬在她耳边提醒道:“注意安全!”安迪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,“放心,老谭不会吃了我的。”

上海的某家高档餐厅,安迪和老谭边吃边聊。老谭问安迪:“你相信前世今生吗?”安迪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!我只知道我穿越过。”老谭说:“可是我相信,我没有穿越过,可是我相信有前世和今生!”安迪打趣他,道:“那你前世是什么?不会也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吧!”“你说对了一部分,我不仅是资本主义,我还是高级特工!三重身份的资深特工!我是资本家的大公子大少爷,是有名的经济学教授。我姐姐是红色资本家。”安迪笑着摇头,“真想不到你和前世一样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。”老谭又说:“你以前的邻居小关的妈妈,和我有缘,你信不信?”安迪:“老谭,你才喝几杯啊!你酒品不应该这么差啊!”“安迪,我是认真的,我想要追求小关的母亲!前世,我和她不可能,只因我们身上都流着相同的血,今生不一样了。”安迪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道:“老谭,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!关关都多大了!你还……你确定你是清醒的!”老谭非常认真地说:“当然!至于关雎尔,我会把她当成我的外甥女,也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。”“老谭,我觉得你还是需要考虑一下,关关二十二,你三十五,她能接受你这位后爸吗?还有,你父母会答应吗?”谭宗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反问安迪:“你把人家大神拐回家,你打算怎么处理你们的关系?我想你们不会一辈子做姐弟吧!你敢保证他对你就没有一点想法?”安迪哭笑不得,“怎么可能呢?在那边,他可是喊了我一千多年的娘啊!”谭宗明:“你又不是真的娘!”

安迪正在和谭宗明吃饭,就接到了小朋友关雎尔的求救电话,说她妈妈又逼她相亲了。谭宗明以为是杨戬打来的,说:“他还怕我把你给吃了!”“不是他!是我的一个小朋友,也许是你的外甥女,她向我求救呢!说她妈妈又逼着她去相亲了。她才二十二!她妈妈也太急了吧!就不怕把她逼疯了!换做是我,我肯定不会逼我妹妹!”谭宗明摇头,表示无语,“她还是那样!前世催我们三兄弟,转世了又来催她女儿!”安迪拿起包包,起身要走,“老谭,下次再聚!我得走了。”谭宗明也起身要一起走,“干嘛不一起啊!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?”安迪不可置信地看着谭宗明,“你?”“咱们兵分两头,你去救小关,我去搞定她妈妈!”

明家人.28

宫丽去找“死去”的明台了,办公室里就剩下明楼和杨大专家。明楼提醒杨专家,说:“杨专家,我们明家的事已经够多了,大姐也经不起任何打击了,我拜托你别再给我明家制造绯闻好不好?”杨大专家冷冰冰地说道:“明长官说话太深奥,杨某不明白!还请明长官明示!”明楼想到了他和宫丽走得太近了,已经超出了正常的男女关系的范围,说:“我们家宫丽很优秀,能干、漂亮,可她的身份是我明家的小少奶奶,是我的弟妹,对外,我弟弟如今尸骨未寒,实际上,我弟弟还活着,他们也没有离婚,你最好还是注意一下,保持点距离,别给我明家闹出什么绯闻!”杨大专家满不在乎地说,“我还当时什么事呢!原来你是说我和小少奶奶啊!我还以为你是说我和你太太呢!我以为你介意我和你太太过去的关系呢!”明楼认真严肃地看着杨大专家,“过去的事我管不了,我只管现在的事 。”杨大专家试探性地询问道:“如果我说我和你家小少奶奶是母子关系你信吗?我不知道你信不信前世今生,信不信穿越时空?巫山神女,其实她就是真的神女你信不信?”“你说的那些我不感兴趣,我只想提醒你,别给我明家制造绯闻,怎么说我明家在上海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,非常注重家风家声。”“好!我答应你!”


明家人.27

明楼下班后去了精神疾病医院,在寸心的病房里碰到了宫丽。“宫丽,你也来看寸心啊!”“明长官,这么巧啊!你也来看她?那我就不打扰了,我先出去了。”宫丽出去后顺便把门关上,“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宫丽又去了杨大专家的办公室。杨大专家把门关上,说:“你来了!”“是啊!我来看看我家大少奶奶!”杨大专家请她坐下,并给她到了一杯水,“你请坐!”宫丽坐下,喝了一口水,道:“杨大专家不愧是大专家,我这次来发现她比上次安静了!”杨大专家说:“经过我们的大力治疗,敖寸心已经安静多了,不再像从前那样狂躁了。”宫丽有些得意,说:“你不知道,她现在见了我啊就像老鼠见了猫咪似的,见了我就躲!”杨大专家现在领悟到了一个问题,“我看啊她是被你打怕了。我现在才知道,她就是欠收拾!一千多年前,就是没有人敢收拾她,她才敢那么疯狂!”宫丽:“你说得对,我要是在你身边啊!她根本就进不了杨家的门!”

咚咚咚!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杨大专家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然后去开门。“明长官!”宫丽起身,“大哥,你怎么也来了!”

明楼边说边把手套脱下,“我来了解一下我太太的病情。”“明长官,请!”杨大专家再次把门给关上。“我替小弟谢过杨先生的救命之恩。”杨大专家答道:“明长官你客气了。”明楼问起了寸心的情况,“我太太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是这样的,明长官,我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,明太太现在已经安静多了。现在都不用绑着她,她也不闹了。”“那太好了!大姐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
明家人.26

宫丽去医院“探望”寸心,还带了礼物去。“大嫂,你可好啊!”寸心见了宫丽,害怕地躲进被子里,浑身哆嗦。宫丽要去掀被子,被子被里面的人死死地抓住掀不开。“大嫂,我可是好心好意地来探望你,你别躲着不见我啊!”

“你别打我,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求你别打我!瑶姬,我真的知道错了!我求你饶了我吧!我再也不敢了。”寸心仍然害怕地蒙着头不敢出来。宫丽得意上扬嘴角,“大嫂,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!你说什么?你错了?你错在哪里了?”寸心仍然瑟瑟发抖,“我真的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宫丽继续追问,“你不敢怎么了?你不敢干什么了?”寸心说:“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闹了,瑶姬,弟妹,你放过我吧!我真的错了!都是我的错!我不该摔东西,我不该赶大姐走!我不该赶你们走!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宫丽乘胜追击,“你真的错了?”寸心认错求饶,“我真的错了,我真的该死!我罪该万死!我不该造谣诽谤污蔑大姐,我不该重伤大姐!我真的知道错了!你放过我吧!你千万别打我!”宫丽拍拍她的被子然后起身,“好!我不打你!大嫂,你好好地休息!”


明家人.25

明楼已经比明镜先一步回到了明公馆,明镜一见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“谁让他进门的?你们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?”明楼讨好般地说道,“大姐,我知道你去看了她。”宫丽叫了一声,“大哥!”阿诚劝解明镜,“大姐,大哥他是……”明镜又吼阿诚,“****嘴!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你真听他的话!你们不会以为我去医院看了那位就代表原谅他了吧!他想得美!他连自己的弟弟都能算计,他今天能算计弟弟,哪天也会把我这个姐姐也算记了。明长官,你想要干什么?你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便吧!我明家庙小,容不了大神!我只不过是一介平民,招待不了你这位新政府的高官!”“大姐,咱们借一步说话!”明楼去拉明镜的胳膊,把她往楼上拉。

“大哥、大姐,你们……”宫丽跟上去,明楼伸手拦住了她,“你就别来了!我需要跟大姐单独谈谈!”明镜说:“明楼你有种就跟我进小祠堂!”

待两人都进了小祠堂后,明楼立刻把门锁上。明镜冷冷地质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明楼扶着明镜坐下,说:“大姐,你在医院是不是见着样专家了?”“你知道的还不少!那个杨专家知道的似乎比你还多,他似乎很了解你!他还劝我要我多多理解你,你也有你的难处,你不容易!你一直都在忍辱负重,为了你的信仰奋斗着。我不是不理解你,我就是气,你们为何要骗我?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,你们骗了我多少年!你们存心不让我好好活是不是?我整天都活在担心失去你们的心情里,你们都是我带大的。我每天活得战战兢兢还不算,还要被你那不省心的媳妇气,我没被她气死是我命大。”“大姐,对不起,我替她向你赔罪了!你委屈了。”明楼在她跪下。明镜呸了他一口,“你还知罪吗?”明楼又开始拍马屁了,“大姐就是大姐,有气度能包容!”明镜警告明楼,“我告诉你,你可不许为难宫丽啊!她可是为了我!这些日子要是没有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!要是没有她,我估计得被那位大少奶奶气死了!我真后悔没有早点把她送去医院。”后来,明楼还给明镜进行了思想教育。“大姐,你的思想觉悟还有待提高啊!”
明楼离开以前,还嘱咐宫丽,“弟妹,以后我恐怕是再难进这个家门了,大姐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宫丽点头,“大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的。”明镜指着他,“你还不快滚!我有没有人照顾,用不着你明长官操心!”“好!是你叫我滚的!”明楼说完就滚了。“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,都是你害死了明台!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!”明镜指责明楼离开的方向含着泪说道。“大姐。你要节哀!明台他不希望你这样。”宫丽搂着明镜,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。

明家人.24

他们商讨完寸心的病情之后,一伙人这才去了寸心的病房。如今的寸心穿着病号服,躺在床上,手脚都被绑着。杨专家说:“经过我们一个月的治疗,她的病情稍有好转,已经很少闹腾了。”明镜说:“你始终是我明家大少奶奶,你的病无论花多少钱都得治。”寸心看到宫丽,本能地想要往后躲,可是她四肢都被绑着,动弹不得。宫丽靠近她,她吓得瑟瑟发抖。“大嫂,我们来看你了!”寸心缩着脖子,战战兢兢地说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你别打我!别打我!你是不是要打死我?”“大嫂,怎么了?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你怎么在发抖啊?”宫丽明知故问。寸心扭动身子挣扎着,“瑶姬,你想干嘛?瑶姬,你要打死我!”明镜拍拍宫丽的肩膀,道:“宫丽,算了,别吓唬她了。”